茨酒/无题 上、中

*式神有无数个相同个体的设定

*盲茨(……他又捏大蛇了)

当二星小奶吞说着固定台词从桥边的召唤阵里落到地面的时候,这个破寮的所有人和式神基本都发出了恐怖的欢呼声。

他很清楚自己的来历——拼碎片攒出来的。所以面前这个阴阳师是个秃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扫视了一圈围观群众,除了用高帽子遮羞的阴阳师,还有一圈儿不大叫得上名的高高矮矮形状各异的小妖怪——啧,兔子,狐狸,花花草草……看起来真没出息。他又踮起脚尖往外圈看了看,然而没了,就这几个。

奶吞讳言自己心里希望见到谁。当然不是红叶,红叶她大概是不会来的。那家伙也没来,就有点奇怪。也许真的是这个秃子太非,没捞着他的茨毛,也就召唤不成吧。

奶...

真的有些时候看写的好的作者
是跪着看…
好想跟他们并肩行走啊
哇哇大哭

想成为太太……

觉得茨酒还过七五三这种节的设定好有趣233
这个节算是儿童节,只不过可以过节的只是一部分孩子,女孩3或者7岁,男孩必须5岁
所以茨五岁兴冲冲把糖拿去给了吞五岁,然后加起来十岁的俩鬼啊呜啊呜都吃了
而且都是父母给孩子买千岁糖
两个吃的开心,浑然不知阴险的阴阳师此举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爹”
果然是阿爸和崽吗2333

茨酒/逐光

*发图也不行了,瞬间屏蔽,所以走这里

*这儿到底还能发啥,生气,这儿基本没车啊

茨酒/按摩

受不了了,重发x3


茨酒、多cp提及/家宴8-10(完结)

终于写完了,平坑路上一大里程碑【喂

总是说有敏感词,那我发图吧,实在查不出来了。


一个仿照yasha的茨酒脑洞。

突然就着老剧《yasha》脑补了一下茨酒版……

不过这个的前提得是黑化茨2333

茨木和酒吞是在某次秘密实验中经过改造的两枚受精卵所发育成的人,但是因某种原因被分开抚养。秘密实验改造的目的是把普通受精卵改造成天才,所以他们两个都天生各种能力强于常人数倍,包括体能啊智商之类的,就连面貌都更为俊美(…)

茨木从小的家庭对他不好,爷爷知道这个实验,认为他是怪物,天天打他(……)他爹(养父)也是和政客有联系的邪恶科学家,每天对儿子假惺惺的,强迫他学习各种课程,时不时对他进行测试。酒吞则稍微好点,养母对他很好,还有一两个好朋友,后来他进入了研究所成为了年轻的生化博士。之前养母被神秘人掳走了,他一边...

玩一下声优梗,ooc

酒吞远远地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但他这次并不确定是否有必要躲开了。
因为寮里来了个和茨木声音极像的另个“百鬼之主”,如果这声音是他的,躲开反显得怯场,且不礼貌。相反,若是茨木…还是早躲为好,那家伙来了,肯定缠着自己说话,自己这午觉怕是要报销。
别以为茨木见到他就会过分激动从而令他容易分辨,其实,为了酒吞不那么早认出他从而跑掉,依茨木的性子,大概也能学会适当低调,比如,在离酒吞足够近之前,稍微模仿一会儿奴良陆生。当然,包括脚步声。
酒吞曾在一次激烈的秘闻副本战斗里受伤严重,不光身上带的御魂效果抵抗磨到归零,连本体也受到了损坏,眼睛看不太到了。式神嘛,一旦签了契约附体在纸人上,身子就全凭阴阳师使唤了。更不像...

如果是酒吞穿上了仿佛于自身一贯形象不符的衣服,茨木会怎么样?
会说“挚友这样也别有一番美感”吗?
…我也一样。

茨木穿什么都好…这就能解释为毛我看到新皮就会自由飞翔了吧…你的恋人或者偶像不会因为一件衣服就一下子改变性格和作风…这就够了

酒吞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狗、狐不属。

——突然想到这句话2333跟新海报多么符合

茨酒/一日约会番外3:搬家

*照例 下岗助手(不)茨木x盲聋哑雕刻师吞,甜蜜居家日常

*这个系列写的时候我没带脑子233 ooc得厉害所以不打tag了

爱情的伟大和神奇总是能够使人们看生活的眼光都戴上一层粉红色的美丽滤镜,令一切的噩耗都显得不再难熬,甚至由苦转甜,变成了看似美好的经历。俗话说,小情侣们甚至能把清明节都过成情人节。话虽夸张,但也不无道理。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茨木在向酒吞转述刚收到的坏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显得多么忧愁。如果你的爱人一直安安稳稳在你的身边握着你的手,你也一定会认为你有克服一切的力量的。

显然,酒吞也是这么觉得的,甚至,看起来兴奋远多于沮丧。该说他和茨木不愧是一对吗?

而这个坏消...

茨酒/(改词)好挚友等等我

*原曲《老司机带带我》

*粗鄙之语


茨:

好挚友等等我来跟你决斗啊

好挚友等等我输了你支配啊,

吞:

要打架来妖怪多,非要追我为什么,

合: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茨: 

好挚友听我说我会扔火球啊,

好挚友听我说我会地狱手啊,

吞:

管你技能会什么 京都美酒等着我,

合: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x2

茨: 

好挚友你真棒头顶大丽花啊

好挚友你真美肌肉真漂亮啊

吞:

管你夸成什么样 大爷不上你的当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茨: 

好挚友你望望茨木怎么样啊

好挚友你望望...

茨酒红白歌会 第八棒 《有点甜》

*选歌:汪苏泷《有点甜》让我写甜文你这是难为我胖虎

*希望还能看出和上一棒的联系……


(上)

如果用四个字形容一下本大爷与茨木的故事,那大概是“见了鬼了”。

本大爷是个多挑剔的人我自己也清楚,多少校花校草都没入得了我的眼,偏偏眼前儿的这个白毛可以。不但入了眼,还霸占了不短的时间,此事家里的沙发和床都可以作证,它们遭受的折腾只比本大爷少那么一点儿。不过,说是折腾,我承认,我也……乐在其中。

不知道为什么,本大爷一直对这个家伙有一种该死的接纳感,就好像我们认识了几千几百年似的。可不管怎么搜肠刮肚,也想不到到底是在哪里曾经见过,总不会是歌儿里唱的那样,“啊~在梦里”吧?(注:《甜蜜蜜》...

茨酒/一日约会番外2:永不分离

*第一部分废话太多可以快点看,第二部分超狗血2333


有的时候,真的是命运。

只差一点,酒吞就再也感觉不到茨木抓着他的手晃晃道早安了。

(一)

那天是他们确立恋爱关系后的第三天。酒吞肚子有些饿了,于是按下呼叫铃,想叫茨木送点吃的上来,如果茨木听到了,就会也按一下振动铃回复,表示他马上来。可今天茨木五分钟都没有回应。酒吞以为是这个铃坏掉了,就摸索着走到卧室门口,重新按了一下,没用。小冰箱的压缩机还在轻微震动,家里并没有断电。所以,是茨木——没法回应自己了吗?

酒吞摸了一下盲表,快接近夜里十点了。等到十点正,茨木一般就会主动过来找他,帮他洗漱睡觉了。可十点过五的时候,他仍旧没来。...

茨酒/一日约会番外:感冒

*关于案件处理是胡编乱造

*不打tag了先


规律的作息对任何人都是有好处的。所以茨木仍然坚持着每天早晨9点之前将酒吞叫醒的习惯。有的时候,酒吞不等他叫,就能自己醒来,按下床头的起床铃让茨木知道他起床了。如果茨木恰好在他房间附近,酒吞也能自己找到他,心情好的话,还会抓着他的手晃一晃来道早安。

今天已经9点还多了,起床铃还没有响。茨木推开酒吞房间的门,准备叫他起来。通常,如果酒吞在睡梦中闻到他头发的气味,就会自己慢慢醒过来了。他的睡眠并不重,但因为很难被打扰,睡眠质量总体还可以,除了个别时候会被噩梦袭击。酒吞因为童年失去感官太早,在学习和生活中经常受到突然的刺激(比如跳到他身上想和他互动...

茨酒/一日约会

*贴身助手茨x海伦凯勒吞(不)茨木较大,年龄差个三五岁?能接受再继续阅读~

*有夹心的小甜饼……呃,也可能是法棍【

*ooc


这还是茨木第一次打开酒吞更衣室里这个门上贴着“秋冬用”的衣柜。要不是为了这次酒吞期待已久的雪中户外散步,他可能永远都不会打开它。

酒吞从昨天知道外头下雪了的时候就开始变着法儿向茨木表示他想出去,甚至趁茨木去厨房的时候打开所有窗子,把手伸出窗外晾着。茨木后来才明白他只不过是想要一次雪中散步,和茨木一起也好。因为工作规范并没有说不让他带酒吞出去,于是茨木替他决定第二天起早就出门,这样可以玩一整天,挚友一定会很开心的。

四舍五入,也可以算作一次约会了吧——茨木想...

茨酒/希望

*本文缘起是官方转发某玩家攻略说茨木该下岗了【呵】后来群里吐槽真的下岗岂不是很惨,于是有了这个

*好像挺没意思的orz


深秋快入冬的一个普通的早晨,城郊的细雨就夹着雪花落了下来,落在这乍寒的土地上,化作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当第一缕阳光从窝棚的缝里漏进来的时候,茨木身为人还活着的一天,开始了。

他拿着扫把,笨拙而仔细地将自己掉落的白发全部扫成一堆,投进了炉子。头发里还背着当局藏着一点妖力,混着木柴烧,烟里面查不出来,火焰却能比原来热许多。这是一个小秘密,每个下岗又没钱买足够柴的妖怪都在心照不宣地保守这个秘密,如果谁去告密,那么这片贫民窟住的妖怪们,没有一人是无辜的,全部要进监察局的刑房“...

酒吞抽卡

*私设盲吞

“挚友!来玩这个!”
人未到,声先至,那家伙的声音穿透力极强,硬是打败了耳机里的硬核音乐强行传到了酒吞耳朵里。紧接着一个毛茸茸热乎乎的大型生物就挤坐在了他身边,明明他在坐的是单人沙发…
自从出事以后,躲茨木越来越难了,他如果不想被发现,走路是绝不会发出声音的,只在靠近的时候大叫一声挚友,那时想躲早就来不及了,只能任他折腾。
“这回又是什么?”酒吞摘下耳机问。
“这个啊,一个抽卡游戏。挚友做什么都很棒,不如替我抽卡吧,这样就能脱非了!”
酒吞眉头一皱,“抽卡?脱非???”
“没时间解释了…”茨木一把抓起他的手,酒吞只觉暖流突袭,几乎电击似的下意识躲了一下。“现在手机屏幕就在你手指前面了,随便画...

违誓(武侠pa片段)

亲见酒吞死于山顶爆炸,茨木几乎也已是个死人了。身体虽无大碍,心智却已恍惚,时而如痴似狂,他精气神已去,对穆家再无威胁。
武林诸家纷纷恭贺穆家除去魔头,“救回”自家仅剩血脉。这日,茨木被人领着,要在列祖列宗、家族长辈、武林名流见证下,完成封血仪式,废去武功,终身枯守祠堂,成为穆家纯血统的代表人物,继承无上光荣。这本是他之前最排斥的事情,现下却不言不语,任人摆布。仪式时间颇长,祭祀过后,轮到茨木面对列祖列宗盟誓,自愿封血,永不反悔。人念一句,他念一句,声音平板,毫无起伏。
盟誓已毕,眼见大局已定,穆家长辈便稍微放松防卫,撤下了茨木左右贴身看守。接下来便是废武功,沐身体,这一步由茨木名义上的大伯亲自执行...

“喂茨木,你看好不好笑,本大爷捉到一只和你长得一样的青…”
“就你也敢模仿挚友的装束…啊?挚友你说啥?”茨木若无其事地扔掉刚捏死的红毛葫芦呱,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笑着看向酒吞。
(其实他不会滥杀的啦就是一个脑洞2333)

这两天神仙打架盛况让我突然脑补各妖怪赌场捉对厮杀
茨木左手执牌,怕不是得用嘴出牌了
小心地叼出来一张丢到牌桌中间
一看是张红桃3
对面正要笑
一看他还没停,接着叼出了黑桃3,梅花3,方块3
这是一个炸
对面目瞪口呆
茨木咧嘴一笑,把手里剩余的一整套顺子丢在了牌桌上

茨酒/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女装攻出没注意

*真的没有逻辑

*再穷不能穷大臣,再苦不能苦王子,不然容易被趁虚而入【x

1

“塞恩兹国!塞恩兹国!最帅大王子招亲了!塞恩兹国最帅大王子酒吞大王子招亲了!王八蛋王八蛋八岐国王吃喝嫖赌吃喝嫖赌欠下了欠下了三个亿金币,丢下王位升天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办法,拿着王子抵国债国债!哪国能出最有钱最漂亮最可爱的公主,我们马上娶!我们马上——”

“啪。”

酒吞实在听不下去了,亲自走下王座,关掉了财政大臣装在马车上的大喇叭。

财政大臣弓腰驼背颤巍巍道,“王子,老臣这个办法已经是目前最靠谱的了——”

酒吞闻言回头一把扯掉大臣的假胡子,又一拳把他后背捶直:“星熊,本王子警告你,替...

茨酒/ 团圆(一发完)

*多肉吞、哭吞、病吞有,如有不适请勿阅读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健美变多肉,患难见真情

*临稿涕零,不知所言【不

1

天黑了。茨木穿过拥挤的人海,钻进地铁里寻了一处坐下。地铁里的灯照着或站或坐的人们,他们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行色匆匆,但去向各不相同,有一些回到家,就有笑脸和饭菜迎接,有的只能自己开灯,自己做饭,或者叫外卖。

茨木无暇去管旁人怎样,他没有观察别人的爱好。其他人终究只是其他人,他在乎的只有一个。

所以他一坐下就掏出了手机,给社交软件里一个被设置特别置顶的账号发送信息。那账号甚至没有取昵称,名字用的是软件默认新注册的时候自动命名的“用户521491314”,他呢,也没有给这...

茨酒/之前的小段子整理,不发白不发

奶茨缠着酒吞要听睡前故事。酒吞拿了本书,是那种耳熟能详的故事,每一个成年人都烂熟于心的那种。然后他用三十秒,把这个故事讲完了。

奶茨瞪着眼睛,不相信这么快就讲完了,只好一把抱住酒吞,要求再来一个。

酒吞连书都懒得打开了:从前,有一个王子……

奶茨眼睛亮晶晶,非常期待:然后呢?

酒吞:后来他死了!赶紧关灯睡觉!

奶茨:哇QAQ

酒吞想要起身去拉灯,又被奶茨一把抱住,哭着叫他不要死。

酒吞:本大爷讲的“有一个王子”,关本大爷屁事,这不是好好的。

奶茨:王子那么厉害,两句话都说死就死了QAQ我不要你死QAQ

酒吞实在没办法:那个王子又活过来了,行了吧。赶紧睡。(边说边扒掉腰上环绕的...

茨我/活下去 2

*先把热度最低的更了吧233还是没能送入洞房,再酝酿一下

*突然发现这篇的bgm应该是 傀儡谣 非常合适了……


鬼是吃人的。

可是,鬼吃人前,还打招呼吗?

我站的离他尽量远,摆着双手说我不好吃我不好吃……

他被我弄蒙了,说了句我听不懂的,并且,很要命地一歪头,继续露出牙齿,这回还稍微牵动了一下嘴角。

他又调整了一会表情,我才看懂,他是在笑。随着一点点的调整,越来越贴近人类的笑容,异类感越来越少,最后给我看的是一个很友好甚至称得上可爱的表情,让我想起游戏里他的觉醒头像,那张头像我印象很深,远远超过了他的原来模样。如果他不是怨气缠身化作了鬼,应该是个相当俊俏的少...

茨酒/段子 茨木做饭

山兔嘟嘟囔囔地说,要不是她打不过茨木,才不会允许他进厨房呢,本来今天就够累的了,晚上还要吃黑暗料理。众人闻言多少都表示了点同意,毕竟茨木做饭的画面效果想着同张飞绣花也差不多少。姑获鸟这时候也铩羽而归,她说茨木霸着厨房,谁也不让进,甚至也不让看。妖狐不合时宜地来了个玩笑,他说他估计了一下,他们一屋子人一起上,差不多能把茨木从厨房里拖出来。大家干笑几声以示实在不好笑,一个两个都沉浸在即将被黑暗料理轰炸的愁云惨雾里。
屋子里只有酒吞没讲话,好整以暇地喝他的啤酒,大家想莫不是他平日里被折腾习惯了,不禁对他投以淡淡的同情。酒吞一生强势,现下自得其乐,万万没想到会被别人同情。
这晚上没饭吃的悲惨气氛直到菜的味...

茨我/活下去 (上)

*看好cp 2333早就想苏他了

*末世pa 气氛很谜没有逻辑

现在我身边的状况非常难以形容。如果非要说的话,有点像动画漫画里头说的那种,次元坍塌。明明没开窗户,却总觉得身边有扭曲光线的空间裂缝,从这些裂缝里流出阴冷的风。刚才,就在刚才。有只麻雀落到我的窗台上,然后它不见了。好像被空气吞没了一样。

远处的车也是,开着开着,不见了。大桥也消失了半截。

我不知道这样的裂缝还有多少。如果我一脚踏进去,说不定也会掉落到一个什么空间,轻则再也回不来,重则直接湮灭——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可怕的是,我只能勉强看见这些裂缝,透过它们附近轻微扭曲的空气。我甚至不敢去开电视、拿手机,它们在距离我几步之遥...

看群里说逢魔密信有个题 以下谁没有角 答案是酒吞

脑海里立即红楼梦了起来


茨木见了(酒吞),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自己的暗红大角,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那角.晴明急的搂了茨木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茨木满面泪痕泣道:“寮中各式神都没有这样的大角,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挚友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中立的那一排和邪恶的前两个 都是我【。

刀切糖醋肉: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ᕦ(ò_óˇ)ᕤ“

深海渔夫:

您们觉得呢hhhhh

我大概是秩序善良还有混沌邪恶【如果我喜欢你那我就会变成中立邪恶】

祀泠泠【今天也想欺负护法小哥哥:

大概是中立善良【我这么甜,你们要多珍惜我( ˙-˙ )

寒辰瀑:

我有预感我是最后一个

嘿咻-日日夜夜等说难爸爸投喂:

内个……。

我想吃牛肉粉:

试试 笑死

蛰伏。: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擅长悲伤的纯爱和滑稽的纯爱,以及把去幼儿园的车开翻。
http://weibo.com/tailan92
微博
http://www.5sing.com/11319886/default.html
5sing主页(荒废)
© 仓鼠与爱丽丝 | Powered by LOFTER